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立夫眼中的晚年蒋经国

发布时间:2020-03-04 04:43:59 阅读: 来源:阻垢剂厂家

陈立夫指出,蒋经国临死之前两周,上“国民大会”开会,“台独”人士“对他没有礼貌,他有说不出的苦”,蒋经国是在气闷忧愤的情境下,引发了内出血。糖尿病造成身体耗弱,使得蒋经国根本无法承受内出血,终于不幸猝逝。

陈立夫

陈立夫,是老国民党CC派(陈果夫与陈立夫派系)代表人物,也是蒋介石早年至为倚重的“党国”要员。陈立夫在蒋家决策核心效命25年,近身观察两蒋父子长达一甲子以上,终生直接间接参与国民党各项工作,举凡党务、特务、政务、“外交”、教育、文化等方方面面,都可以看见这位“国府政坛长青树”的身影。陈立夫享寿103岁(1898—2001),他生命的前半个世纪,得意于国民党官场,不可一世,诚所谓“蒋家天下,陈家党”;后半个世纪,陈立夫为国民党丢失大陆而黯然引咎下台,抛别官场,远赴美国养鸡维生。后应蒋介石之召返回台湾,陈立夫甘心投闲置散,侧身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总统府资政”等虚衔,过着近乎闲云野鹤的日子。后半生,和两蒋父子关系密切的陈氏,无官一身轻,冷眼旁观政治舞台,潮起潮落,物换星移,对“蒋家王朝”的兴亡得失,自有一番独到见解。

“台独”是最大挑战者

两蒋撤退台湾之初,一直把隔海对峙的中共视为“噬脐之患”,岛内或海外“台独”分子不过是“癣疥之疾”。及至蒋经国主政时期,披着“民主”外衣的“台独”分子,隐然成为国民党当局最大挑战者,昔日癣疥之疾,变为噬脐之患。

台湾岛内“省籍情结”、“统独情结”的症结,源自国民党长期困居台湾。陈立夫从根本之处,直指蒋氏父子在台湾立稳脚跟的艰困过程。他认为,美国人派遣第七舰队巡弋台湾海峡,具有一刀两刃的效果,一则防止中共攻台,一则不让蒋介石“反攻大陆”。陈立夫说,国民党当局无法“反攻”,“老先生很苦。”在另一方面,美国组织反蒋势力(例如孙立人),想用越南吴廷琰模式来整垮蒋介石。陈立夫以为,幸亏蒋介石很机警很厉害,拒绝了美国的“好意”。美国一度想以提供军队薪饷、军队发给美金待遇为诱饵,企图控制国民党军队。假使蒋介石中了美国人圈套,军队掌控在美国人手里,“美国人就可帮助孙立人造反了。”

蒋氏父子稳住在台湾的阵脚之后,国民党当局在台湾的隐患依然存在。陈立夫回顾蒋经国接班之后的政治得失,坦言蒋经国对“台独”太过放任,所以不少人对蒋经国“很不谅解”、“有批评”。但是,陈立夫以为,蒋经国之所以对“台独”分子放松,主要的原因是他身体不好。“一个人身体不好会怕担当”,“身体没有气力,有很多顾虑,譬如对‘台独’分子不法行为,有一个时期不敢纠正。”

陈立夫回忆,蒋经国曾经告诉他,台湾被日本统治了五十年,人心变得不大开朗,比如说一个机构交给了某人,某人居然全部任用本省人。蒋经国对这个情况表示特别忧心,担忧官员省籍情结作祟,称“很少一个机构交给了本省人,外省人能受到照顾的”。

选择李登辉是最大失策

相对而言,蒋经国观察到李登辉“比其他几位台湾人好一点”,“下面还是用了许多外地人,许多不是台湾人。”然而,蒋经国选择了李登辉做他的接班人,许多有识之士事后咸认,这是蒋经国政治生涯中最大的失策与污点。

在1991年接受制作回忆录的学者访问时,陈立夫直言李登辉具有“两面人格”。

陈立夫更透露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内幕。蒋经国命人把李登辉早年加入共产党和从事“台独”活动的档案数据从“调查局”档案室里取出来,悉数付之一炬。陈立夫相当笃定地说,管李登辉档案的人他熟悉。毕竟,陈立夫是国民党特务组织“中统”的开山祖,而台湾时期的“调查局”,则是“中统”的后继单位,内中情况,他了然于心。陈立夫说,管李登辉背景档案资料的人姓陈,后来移居美国。

曹操在官渡之役后,也从被他击败的袁绍手中,缴获不少曹营官兵早先写给袁绍的通敌信函,曹操拿到这些信,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就吩咐手下一把火烧得精光。蒋经国又是基于什么理由,把李登辉的共产党背景、“台独”分子背景的档案焚毁?依陈立夫的解释,既然蒋经国要袒护并提拔李登辉,当然不能在国民党内部留下李登辉“不好的纪录”。蒋经国对李登辉如此光明磊落,

如此推心置腹,如此情深意重,让他平步青云,从一介书生坐上领导人副手高位,陈立夫说,李登辉“今天真正要感激的是蒋经国”。

可是,日后的政局发展显示,李登辉反而恩将仇报,他以倾向“台独”的施政作为,背叛了蒋经国!

起用李登辉,是蒋介石父子落实本土化政策的结果。而本土化则是迫于时势与现实的两蒋时代国民党当局别无选择的选择。陈立夫说,开始时,“国府当局”在台湾任用的十个人当中,有六个是外省人,四个本省人,慢慢地,变成四个外省人,六个本省人。本省人主导台湾,这是无法逆转的潮流趋势。

陈立夫坦言,蒋经国在选择李登辉当副手之前,曾经征询过他的意见。“他同我商量过,他认为李登辉自己没有什么小组织,比较好些。”陈立夫看李登辉,认为这个人最怕被别人说他是“台独”,因为他如果承认是“台独”,对台湾安全他要负责任,共产党会打过来。

糖尿病致其气势渐衰

蒋经国继承了父亲蒋介石的权力,在他“总统”第一任期尚未结束之前,由于健康亮起红灯,引发了外界关于孝字辈蒋家子弟接班的谣传,“台独”分子更是竞相恶意抹黑。为了辟谣,蒋经国亲口对外宣布,蒋家家族成员不再竞选“总统”。

于此,陈立夫颇不以为然,认为“蒋家”两字包括太广,限制了其他蒋家成员的参政权,蒋经国作此发言有欠考虑。

尽管面对“台独”势力的恶意攻讦,蒋经国一路低调回应,甚至以蒋家未来不再主持台湾政治明其心志,“在野”势力的攻击火力仍旧没有缓解的趋势。

台湾岛内“台独”及异议人士不断对国民党展开夺权的架势。陈立夫从心理层面分析了蒋经国晚年的深层忧虑,“他晓得……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在台湾的处境愈很困难。”陈立夫举例,父母和结了婚的儿子长期共处一室,可能会不受儿子欢迎,藉此例子说明“在台湾的问题,时间拖得越久反而越麻烦”。陈立夫认为,蒋经国在面对当时台湾的“党外”势力组党的呼声,照理应该在国民党内部先做一番研究,作好充分的准备工作,而蒋经国却是“一个人在那儿摸”,原因是“党内公开讨论也有困难”。

从正面看,蒋经国当初开放“党禁”,让岛内异议人士(许多是“台独”运动成员)成立民进党,博得了“开明”形象。但是,党内却有许多人颇不以为然。在没有准备妥当的情况下,冒然开放“党禁”,蒋经国确是有些乾纲独断。

陈立夫认为,“台独”人士趁蒋经国到纽约“访问”,阴谋开枪刺杀未果,此一事件并未对蒋经国造成太大的刺激或打击,反倒是严重的糖尿病,致使蒋经国气势渐衰。蒋经国晚年身体健康走下坡,一定程度上弱化了他压制“台独”势力的决心。

蒋经国掌权之后,岛内发生多次群众政治事件,党外人士及民进党支持群众,以暴力袭击警察,警察却奉命不得还手。陈立夫认为,打不还手导致“公权力”丧失,使得警察难以执行任务。蒋经国目睹形势发展,内心忧愤难平。陈立夫指出,蒋经国临死之前两周,上“国民大会”开会,“台独”人士“对他没有礼貌,他有说不出的苦”,蒋经国是在气闷忧愤的情境下,引发了内出血。糖尿病造成身体耗弱,使得蒋经国根本无法承受内出血,终于不幸猝逝。

陈立夫书法作品

陈立夫的最后岁月

1988年7月,蒋介石父子已先后辞世,早年追随两蒋撤到台湾的国民党元老逐渐凋零。在当代几位“党国”元老当中,陈立夫恐怕是对大陆前途和台湾岛内政局观察最具有中华民族宏观见解的一位。在李登辉“台独”狐狸尾巴将露未露的节骨眼上,陈立夫利用国民党召开“第十三届中央评议委员会”的时机,提出海峡两岸共组“实业计划委员会”,并建议由台湾的外汇存底中,提供大陆五十亿至一百亿美元的低利贷款,协助大陆经济改革。

李登辉当时权力尚未稳固,虽未露出“台独”真面目,但他内心的“台独”思维一天较一天表面化,对陈立夫的建议案,根本不屑一顾,而且还任令民进党“台独”人士对陈立夫群起攻讦,坐视不管。民进党成员黄信介、陈水扁等人联名向“台湾高等法院检察处”控告陈立夫、赵耀东主张贷款五十亿至一百亿美金给大陆,是“涉嫌叛乱”。

“涉嫌叛乱”的胡乱指控当然没有成立。但是,当时像陈立夫这样具有中华民族思维视野的人物,在台湾却愈见稀少,这位硕果仅存的两蒋遗老,寂寞地走完了最后一段岁月。在他过世的前一年(即2000年),国民党失去了台湾当局的“执政权”,由倾向“台独”的民进党取而代之。

陈立夫在他的最后岁月中,不仅为自己一生投效蒋介石父子作出了最佳批注,更为国民党在台湾统治权力的消长提供了一系列敏锐深刻的评说,他的真知灼见,一针见血地点出了蒋经国晚年施政得失。对比今昔岛内政治形势,当予人更多启发与警示。

(责任编辑 商华鸽)

三缸柱塞泵

美乐家会员

钢衬塑储罐

收二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