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邓崎琳时代终结武钢集团激进扩张后遗症光电转换器

发布时间:2020-10-18 18:24:46 阅读: 来源:阻垢剂厂家

9月,初秋渐至。武汉,仍未完全从炎夏中脱身。在青山区临江大道段,毗邻长江数百米处,一组组四层高的红色苏式建筑群,如阵列般整齐划一。这是上世纪50年代兴建的钢铁工人居民楼,名为“红钢城”。

红钢城西南方向约7公里处—友谊大道999号,两幢高百余米的双子建筑矗立,楼顶“武钢”二字清晰可见。

8月29日,新华社一则简讯将武钢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新华社消息称,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下称“武钢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邓崎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出生于1951年的邓崎琳,今年6月2日,才被中组部免去武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不过,邓仍留任武钢股份董事长。

6月12日,中央巡视组对外公布针对武钢的巡视结果时,列出武钢多项违规行为中,包括“部分干部‘带病提拔’、以‘钢’谋私,大肆敛财”等。

在此前,武钢集团内部就已进行人事整肃。多名高层管理人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而招致通报。4月14日,武钢股份副总经理孙文东更是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

邓崎琳从2004年底升任武钢集团总经理(当时未成立董事会),统帅这家历史悠久的钢铁央企逾十年之久。在邓的主导之下,武钢在过去的十年当中开启了大规模扩张。武钢内部谓之“第三次创业”,力推中西南发展战略,大举拓展海外矿产资源,推进防城港项目及非钢产业拓展等,体量不断壮大。

在整肃过后,这个老牌钢铁央企仍有许多征程需要开启。

人事整肃

今年3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武钢集团严肃查处了一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其中,武钢资源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颜钦武、武钢国贸总公司副总经理兼原料部部长舒文虎均因违反相关规定而被通报。

不过,孙文东在4月的突然落马还是让武钢职工感到意外。

孙文东出生于1966年9月,博士学位。1997年4月,孙开始担任武钢烧结厂副厂长,开始了他长达18年的“武钢生涯”,三年后扶正任厂长。2005年后,孙文东扶摇直上,升迁加速,先后任职武钢国贸总公司总经理兼党委副书记以及武钢外事办主任、武钢总经理助理、鄂钢公司总经理等职。

正是在任职武钢总经理助理期间,孙文东得以有机会和武钢最高层近距离接触。

“为他人输送利益,这是检察院给我们的通报。”9月6日,武钢外宣办主任孙劲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孙文东,博士学位,高级工程师。但是,多名武钢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孙对炼钢技术并不熟稔,在管理上也并不在行。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孙文东落马可能与担任武钢集团下属鄂钢公司总经理期间有关。

2008年11月,孙文东接任鄂钢公司总经理。其时,孙文东可谓临危受命。当年10月18日,鄂钢能源动力厂热力车间锅炉房顶部平台上发生高炉煤气中毒事故,造成14人中毒,其中4人死亡,另有10人轻度中毒。鄂钢总经理郑卫国引咎辞职,孙文东接任。

孙文东接手之后,并没有带领鄂钢再上层楼。

在孙上任之前,鄂钢已经定下“百亿技改”战略。《湖北日报》2007年11月报道,“十一五”期间,武钢集团鄂钢公司投资100亿元进行技改,进一步增强企业市场竞争力和综合实力。技改项目主要涉及炼铁与铁前系统、炼钢系统、轧钢系统、配套公辅设施改造等。技改旨在着眼于调整和优化品种结构、工艺结构,增加高附加值产品,实现“把鄂钢做强做精”的目标。

在“十一五”结束之后,鄂钢反而陷入困顿当中。

2011年、2012年,鄂钢亏损分别为5.99亿元和7.73亿元;2013年鄂钢元气慢慢恢复,实现盈利300万元;2014年上半年盈利600万元。从产品毛利率来看,鄂钢主要钢材产品毛利率2014年上半年仅为4.85%,不仅低于7.05%的行业水平,也低于武钢股份的7.39%。在一定程度上,鄂钢拖累武钢股份的整体盈利能力。2014年下半年,鄂钢被置出武钢股份上市平台。在此前的2013年,孙文东已从鄂钢去职,专职担任武钢总经理助理。

版图急剧扩张

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武钢开启了轰轰烈烈的第三次创业,产业版图迅速扩大。

从2004年至今的11年里,武钢以“规模”为上。以产能为例,2004年武钢的钢铁产能不到900万吨。其时,宝钢产能已达3000万吨,紧随其后的是鞍钢(1500万吨)和沙钢(超1000万吨)。

在邓崎琳执帅印的次年,武钢提出“中西南发展战略”的口号,即以青山区本部为基地,加快市区厂的整体搬迁步伐;以防城港项目报批为重点,加快推进沿海生产基地升级换代;以联合重组为手段,加快中西南地区钢铁企业整合步伐。

此后,武钢开始了一系列的兼并重组,谋求向外突破的开山之作即是在2005年1月重组鄂钢;当年底,武钢又重组柳钢,继而在半年后兼并昆钢。至此,武钢的钢铁主业产能已从以往的不到900万吨升至3000万吨。

不过,从实际效果来看,整合并未达到预期。以柳钢为例,2005年广西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西钢铁”)成立,武钢控股80%,广西国资委以柳钢的全部资产入股20%。

据媒体报道,虽然柳钢和武钢重组十年,但实质上双方一直并无实质性整合,都是独自运作,唯一的合作即是合并财务报表,如今这一项也已于今年1月终止。

由于不再合并财务报表,武钢集团的钢铁产量锐减。钢铁行业分析师刘新伟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武钢2014年产能总量超3300万吨,排名全国第五位,位于鞍钢之后,如加之柳钢的产能,本可位排第三位。

广西钢铁的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注册资本为468.37亿元,武钢应认缴出资额为374.696亿元,但实缴额为100亿元。

广西钢铁,原本是武钢防城港项目的投资主体,但在2014年9月,武钢又成立防城港钢铁有限公司,全面负责防城港钢铁项目的运营管理。此公司系武钢下属的二级单位,由集团公司直接管理。

防城港钢铁项目,被武钢集团寄予厚望。这一项目的计划投资额为639.9亿元,已于2012年5月28日开工,规划在2017年形成1000万吨生产能力。

武钢集团也将眼光放诸海外,先后通过股权购买和项目合作等方式,在巴西、加拿大、非洲等全球先后布局了8个矿山,锁定的海外权益资源量达到数百亿吨。而防城港,拥有天然海港。武钢从海外运回国内的铁矿石可直接在海港码头卸货,而不必绕弯通过内河运至武钢。

武钢外宣办人士给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1吨钢铁需要1.6吨铁矿石,若直接在防城港落地将节约200元运输成本,若1000万吨产能全部达产,武钢将为此节约32亿元的资金。

设想很美好,现实很尴尬。

武钢前期投资的巴西MMX矿,已被公告停止开发,在加拿大投资的Bloomlske铁矿也已停产。武钢集团外宣办主任孙劲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武钢集团在澳大利亚和巴西的矿山项目进展并不顺利,“海外矿山投资总额不到5亿美元,目前仅有两三个在正常运行,其他的仍处于基础建设”。

非钢产业争议

“养猪项目,我们原来只是说可以做,只是有这个想法。”9月6日,武钢集团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澄清,所谓武钢养猪,其实并未付诸实施。

2012年3月,武钢称计划斥资390亿元用于养猪养鸡等非钢产业,一时引起轩然大波。也正是在当年,武钢集团开始在主业之外的业务拓展,先后试水天然气、物流、甚至食品饮料等多个领域业务。养猪计划虽然最后没有实施,但武钢集团在农业领域的投资却在悄然进行。

武钢源通生态农业武汉有限公司(下称“武钢农业”)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其中武钢现代城市服务(武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武钢服务集团”)出资200万元,武汉金玄通商务策划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玄通”)出资300万元。

武钢服务集团为武钢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4.2977亿元,旗下投资了武钢快餐、武钢物华科技、武钢物业、武钢旅行社、防城港城市服务以及武钢农业共6大公司;金玄通注册资本为400万元,系一位名为普玄的人士个人持有,他还是武钢农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武钢外宣办人士解释,普玄只是借用武钢之名经营,武钢在其中的角色只是财务投资者。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武钢农业在江夏区承租上千亩农田,签署了30年的土地承租协议。武钢农业所生产的蔬果,除输送武钢职工外,也在市场上销售。

“农业只是武钢旗下非常小的板块产业,而武钢服务集团则是武钢‘1+9’相关产业板块中的一项。”武钢外宣办有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所谓“1+9”,即以钢铁主业为中心,以矿产资源、国际贸易、物流、高新技能、冶金工程及配备制作、钢材深加工、资源归纳使用、金融和现代城市服务业共9大关联板块为辅。

“全国都是如此,现在不能靠着钢厂吃钢厂。”武钢外宣办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20上海光伏展览会

代理intel主板CPU处理器

打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