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营经济危机还是阵痛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6:00 阅读: 来源:阻垢剂厂家

民营经济危机还是阵痛?

在这里曾经盛极一时的眼镜、打火机等品牌也一个个倒下,产业空心化让温州闻名世界的小狗经济眼见走向没落。  温州瓯海区郭溪镇的南片工业区是温州鞋服产业集聚地之一,至少有数十家中小型鞋服制造企业入驻。9月初,隔壁海绵厂的一把大火殃及了区内的华冠鞋业有限公司。虽然火灾并未带来人员伤亡,但却给公司的正常运作带来很大影响。据公司办公室负责人介绍,由于大火损毁了员工宿舍,为了安抚员工、不影响正常生产,目前他们每天都在加班加点进行恢复工作。  华冠鞋业的遭遇与善后如同温州这座城市近年经济的一个缩影。在经历了两年前民间借贷危机之后,温州看似逐渐恢复了平静,然而潜藏在平静背后的危机却还在隐隐触碰着神经。大部分温州人心里明白,这场风波并没有结束。  鞋类行业50%以上的企业淘汰率  作为一家以研究、生产、加工及销售为主的鞋业公司,华冠拥有自己的皮鞋品牌“龙之本色”,其在工业区里算得上是领先的优质鞋企。然而办公室负责人告诉《浙商》记者,这几年企业的产量连续下降,扩大业务变得越来越难。这场无妄之灾无疑给他们今年的经营蒙上了一层阴影。  虽然今年以来,她并没有听说周边企业倒闭的传闻,但是工业区里的鞋革企业整体情况相对低迷,大部分看起来生产很忙碌,而实际利润十分微薄。前段时间,她还听说当地政府正在计划将这片区域规划成电子商务产业园。“如果真的这样,我们也会积极调整自身业务迎接改变。”去年开始华冠鞋业已经试水电子商务,在天猫上开出了第一家皮鞋品牌旗舰店。  走在工业区里,《浙商》记者发现类似华冠这样拥有自己品牌的鞋企并不多,大部分仍以鞋材、鞋类加工为主,几乎每家门口都张贴着各种招工告示,需求量几乎都在三四十人左右。  温州检验检疫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份温州出口鞋类生产企业有912家,企业数量基本持平,但具体企业变化较大。同期比对,新增企业有190家,停产、倒闭企业181家,企业变化率达33.36%,环比又提高了2个百分点,说明行业内“洗牌”加速。其中,新增企业大部分既无经济实力基础,又无外贸基础,基本上属于“匆匆进,匆匆出”的小微企业,它们的淘汰率高达52%。  “行业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小企业在生产工艺、技术设备、新产品研发方面都竞争不过大企业。一些小企业想自然壮大基本不可能。”温州鞋革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林沨表示,现在做出口鞋已经不像前几年那么好赚,大的企业还有比较稳定的客户,最不稳定的就是小企业,订单不稳定,不少企业从微利到亏损,亏损到一定程度,也就自然关闭淘汰了。  大鞋企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除了康奈、奥康、巨一等大型出口企业借鉴了先进的管理理念、创新设计,纷纷进军欧盟高端市场成效显著之外,部分规模以上鞋企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去年二季度前50强出口鞋类企业中,今年就倒闭、停产了4家,减产29家,有11家退出今年的前50强;去年二季度前10强出口鞋类企业,到了今年二季度有9家减产。  近十年来,温州凭借成熟的产业链基础,成功承接了欧洲和广东省的订单转移,出口鞋类企业飞速发展,但如今依靠劳动力优势的贴牌生产之路已越走越窄,产业升级迫在眉睫。  服装产业外移的冲动  温州的问题并非鞋类一个行业,在这里曾经盛极一时的眼镜、打火机等品牌也一个个倒下,产业空心化让温州闻名世界的小狗经济眼见走向没落。  作为又一张金名片,温州服装曾经风光无限。然而今年1-8月,温州纺织服装、服饰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66.43亿元,同比下降5.09%。去年在遭遇了库存压力的情况下,温州纺织服装工业总产值超过600亿元,而今年时至下半年连一半都没达到。  温州市服装商会副秘书长陈琦翔表示,温州目前还有2700多家服装企业,但是这个数量还会继续减少。他认为,温州大部分服装企业面临运行模式单一、自身盈利能力差、人才引进难、融资难等共性问题。“90%的企业享受不到银行和金融机构出台的融资优惠政策”。除此之外,他还进一步指出温州服装业面临的更深层次尴尬,就是缺少品牌内涵和文化,“温州服装的文化基因塑造能力太弱,举个简单例子,就连扛着民族大旗的报喜鸟服饰想进驻商场都很难,不仅需要提供各种让利条件,还时不时要面临调换柜台。”  这种情况大多数温州服装企业并不陌生,而造成品牌塑造能力弱背后的深层次问题仍是人才引进难。一位服装企业老板告诉《浙商》记者,他曾经多次尝试高薪聘请国外优秀设计师,但最终都留不住人才。“最现实的问题,他们来温州发展,在这里想找正宗的咖啡店、西餐厅都没有几家,你出再高的工资人家都不愿意来。”他甚至悲观地认为温州的土壤孕育不出真正时尚前卫的优质品牌。事实上,就连温州服装业的龙头企业森马,尽管总部仍留在温州,但其童装品牌的设计中心已经迁往上海。有美特斯邦威把总部迁往上海的先例,人们猜测森马总部离开温州也只是时间问题。  南片工业区里的庄盛服饰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羽绒服生产出口。办公室林主任告诉《浙商》记者,随着出口形势回暖,企业订单增加,产量也开始回升,“下半年形势会比上半年好。但考虑到服装生产的利润不高,企业这几年也在考虑业务转型,正在向体育器材用品生产转移。”由于浙江嘉兴在玩具及体育用品生产上具有较明显的产业优势,林主任表示企业已经出资在嘉兴建厂,不排除老板未来会将业务重心放到嘉兴去。除此之外,他介绍老板在温州龙湾还有一个鞋材厂,其实在温州,像这样手下拥有多个公司涉及不同行业的老板不在少数,而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是在不同行业之间腾挪切换,并没有把企业做大的品牌意识。  由此,温州服装业面临的尴尬是,优质的品牌企业为了更好地发展不得不逃离本地,而剩下的二三线品牌培育尚需时日,还有更多的依然停留在贴牌加工的层面。  债务地雷何时解除  尽管温州制造每个行业面临的困境都看似不同,但症结都在于转型带来的阵痛。之所以表现异常惨烈,主要是因为一直以来温州的民企大多从事传统行业,产业层次较低,劳动密集型的多,技术密集型的少。更让温州人唏嘘不已的是,曾经一度被视作浙江经济排头兵的温州,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全省各地市的主要经济指标排名中都处于倒数位置。  温州市制造业PMI调查体系监测表明,8月份全市制造业企业外部需求呈现改善趋势,出口订单止跌回升,预示出口形势有所改善。但温州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发静对此并不乐观,他认为即便是整体外部形势回暖,温州危机的警报仍不能解除:“温州经济还是很困难,我们要认识到温州的情况很复杂,它有着全国共性的问题(即转型),还有着个性问题,即由2011年民间借贷引发的金融危机还在持续。”  温州市经信委发布的报告显示,上半年温州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381亿元,同比增长5.1%,由于宏观经济环境仍然趋紧,企业生产经营继续面临较大的压力。报告也指出,除了企业产能发挥不足,企业家对做强实业的信心也不足,普遍采取以销定产的保守经营策略,更为突出的问题在于企业资金压力仍然较大,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增长动力不足,企业互保联保风险仍然存在。  温州市工商联总商会经济处处长陈熙君去年参与帮助了113家企业协调融资19.25亿元。不仅如此,据他介绍,去年工商联系统投入应急转贷资金达15.83亿元,抽调人员参加银行工作组,签发财政应急转贷资金279笔。但他告诉《浙商》记者,即便是这样的帮扶力度,仍有老板不断打电话过来请求解决资金问题。“曾经身价亿万的大老板,现在连点小资金都调不出去,真是惨啊!”身处风波前沿的他见证了几位老板在银行催贷前生死时速般的最后24小时。  尽管曾经的“眼镜大王”信泰集团等一批温州知名企业的整合重组顺利推进,但陈熙君表示温州大部分制造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个别甚至仍在为保住订单而不得不微利“空转”。相反,一些主要从事投资的老板手里握着大把的钱,但都按兵不动,静待时机准备抄底。可见,即便是在“金改”的各项支持引导政策之下,当地仍有大量资金沉淀池底,未能真正解实业之渴。  “温州目前的经济形势复杂严峻,所以解决温州问题务必要有主次先后之分,温州的金融危机是当前束缚温州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瓶颈。担保链问题、债权债务等问题没解决好,你叫企业拿什么去创新,拿什么去转型升级,拿什么去再投入?温州金融危机这个首要问题不解决,何谈恢复温州社会的诚信与法制秩序,何谈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来源?”黄发静说。  一线独立结论  是短期阵痛更是长期危机  温州“实业空心化”这一标签,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制造业在温州的地位。  温州制造的处境维系着温州的声誉。但是,今天我们到底应该怎么看待温州实业?有种传闻说,一些温州企业其实已经破产,但是政府部门不愿意将之公开,甚至把破产的数量变为限额。这种传闻所折射的是,一种非市场力量,正在努力维系着温州制造的表面繁荣。而在另一些人看来,实业是一种工具,沦为了企业借贷的傀儡,安放在土地上的制造企业,是获得信贷的可抵押物。因此,这些企业虽没有获得足够的订单,却不能关闭生产车间。  但是,有了信贷资金,却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放高利贷风险丛生、做矿业前途未卜、用于转型升级却不知道方向在哪里。于是,一些拥有实业之心的企业家开始纷纷外迁。他们把制造的生产、销售迁往更具竞争力的区域,那里拥有比温州更好的产业链。  温州,已经不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于是,统计数据像在温州的伤口撒了把盐。近几年来,涉及工业的多项经济增长指标显示,温州不少指标处于浙江全省的倒数位置。潜伏在实业底层的担保链条依然牵动着老板们紧绷的神经,要重新擦亮温州的金字招牌几乎举步维艰。至今,没有一种十分有效的办法刺激温州民营经济的重振。  温州的民营经济已不仅是短期的阵痛,更是长远的危机!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